這個時候需要曼陀珠!?

「很好。」我非常鎮定地對自己說。
沒想到這種事也會發生在我身上!
 
周五接近黃昏的時候,剛好訪完一位劇場女導演,
看看手錶也差不多接近六點,
我從安和路遠企附近步行到六張黎站,
天氣微涼、路上行人匆匆,
下班時間總是這樣的景況吧!
再說今兒個還是周五呢!
 
走著走著肚子有點咕嚕作響,
待來到和平東路與基隆路口轉身便跑去買了不錯吃的斗六肉圓與四神湯,
付錢領了食物之後便往捷運站走去。
 
進站後不消幾秒鐘,手扶梯送我上了2F(或3F)的平台,
說時遲那時快,才站穩步伐便瞧見我的車剛進站,
我二話不說,一手提著熱騰騰的肉圓大餐,
另一手從黑洞般的袋子裡捉出皮夾往票口感應區一刷,
拖著蹣跚的腳步正要往那張開手臂迎接我的大門飛奔而去時,
一個不小時,怪怪,怎麼右腳失靈了,我恍然往腳下一看,
 

 
那在折扣期間用划算價格買下的馬克賈伯斯人字拖鞋,
右腳人字鞋的一邊皮線居然連根拔起,這下可好了,
我逕自在原地發楞,捷運車廂發出催促乘客的惱人噪音,
我頭也不敢抬地等車開走後慢慢向前方的椅子挪移。
 
糗啊!真糗!我花了好幾分鐘在研究它,
而且動作儘量低調不引起他人注意我出糗的情況!
心想搞不好可以像曼陀珠廣告那樣急中生智,
 

 
由於人字型的構造頗難說明,只要一邊的線脫落自由了,
穿起來的感覺就像是鞋子失去中央保險桿、隨時隨地都可能奪腳而出!
而如果想用龜速+跛豪的方式拖向車廂,
也得要擔心一個不小心人往前鞋子往後、
然後車廂內的人們目瞪口呆的尷尬景象,
今天我可不想當逗人開心的開心果哪!
 
在我發呆想不出辦法的同時,
總計有3輛捷運車廂經過我面前,
但這麼呆著也不是個辦法,
於是奇檸子很不爽的我很粗魯地把脫落的一邊用力綁起,
然後心想來假扮跛豪好了,白白浪費一段車資刷了卡往電梯的方向走,
沒想到一同等電梯的母子檔見著我一跛一跛地來到,剛好電梯也來到了,
結果熱心的媽媽還對兒子說,來幫阿姨按著鈕,
那個小白目弟弟居然問:「為什麼要幫她按?」
媽媽說:「因為阿姨腳受傷了!」我微微點頭表示謝意,
到了1F再也等不及,便招了輛小黃直奔回家了!
 
到現在我還是想不通,遇到這種情況還能有什麼解決之道呢?
而且要一方面保持女士的優雅,二方面還可以「全身而退」的妙方哦!
我知道,女人真麻煩,這種事值得花腦筋想嗎?(值得^^)
怒氣難消的我非得送這雙人字鞋進場修理不可,
而且還要請修鞋師傅送它四根大鐵釘伺候才肯罷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