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合合

自從上篇文章之後,
我幾乎陷入了極度忙碌的無感狀態,
可說是每天在睜開眼睛之後就有接不完的電話做不完的工作,
好像我是做什麼大事業似的,
相較起前半年的清閒(至少我這麼覺得)真是天壤之別。
 
廢話少說,台塞斷交的事情猶言在耳,
感覺這斷交斷得很莫名,
在第一時刻聽到新聞這麼報時,
真的覺得如果連這麼劣質無禮的國家都可以做朋友,
那麼為什麼不乾脆跟那些更惡霸更欺負人的大國建交算了!
反正交往的品質都是差不多的(well,i know這不是咱們說了算了)。
氣話歸氣話,話說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斷交,so what??老實說我已經沒有感覺了!
 
 
不過倒是前幾天看新聞時覺得這些撤離的駐塞工作人員實在太慘,
聯X電子報還提到有人嚇到精神崩潰以及要走過地雷區這類的消息,
聽了真的很擔心遠在塞內加爾的邦菲兒bonfire不知是不是經歷這般的遭遇,
還好她今早捎了信件訴說斷交撤僑的真實經過
才知道原來這些媒體真的很瞎,居然沒有求證就胡亂說一通,
不過看了bonfire的mail也真是有一種身歷其境的酸楚感受,
如果您想瞭解更直接、第一手的台塞斷交消息,
請您高抬貴手前往閱讀她在撤離過程中最忠實的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