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叫它草莓米蘇 - ::味覺的晃蕩
HomeAdd to favoritesAbout my blogRSS|XML
Archives
Categories

就叫它草莓米蘇
繼做桃子果醬打發無聊至極的228連假,
第二天在整理冰箱時,發現有一罐上回去烘焙坊買的鮮奶油,
而架子上還剩半包的手指餅乾Lady Finger,
手指餅乾因為乾燥可以放得久些,但鮮奶油有一定的保存期,
想到自己是個“打發”低手,特別是上回做堤拉米蘇時,
蛋白到了先生手上沒幾下就打成硬式發泡,而到我手上則變成四不像,
便想寄情於鮮奶油上,再說上次做了一大盤的Tiramisu吃到快撐死了,
我都很難想像那些一做就是七、八人份的甜點,兩口之家要怎麼吃呢?
加上我不愛吃剩的甜點,而短期內也不打算再作堤拉米蘇,
所以來隨便組合好了!
 
翻了翻冰箱,剛好有一盒草莓未食,
腦子大概簡單構思了一下,反正就是手指餅乾,鮮奶油加草莓好了,
雖然沒有烘焙的天份,但至少把不同的東西組合起來應該不難,
於是想都沒想就先把草莓泡水清洗一番,同時間清洗了咖啡機,
填了咖啡粉,先煮好一杯濃縮咖啡espresso,
煮好後加入咖啡酒調味,待涼備用。

 
看了看水槽中的草莓泡了十來分了,取了三顆,擦拭掉水份,
想都沒想就用水果刀切成薄片,備用。

 
接著來處理鮮奶油,我臨時抱佛腳google要如何打發,
打發前,隨意加了新鮮的香草,還倒了蘭姆酒增加香氣,
然後把打發器電一插便開始動工,可明明網友說打五分鐘時就開始稠化,
再多打兩分鐘便接近硬式發泡了,我設了鬧鈴到了五分鐘時,
打發盆裡的鮮奶油還水水的,一點要發起來的跡象都沒有,
又再多打了兩分鐘還是沒有發起來,這時向老公求救,
說起來也很氣人,他接手不到一分鐘就發起來了,
趕緊加了約十分之一量的細冰糖,然後稍微打個幾下,
又成功地打到硬式發泡,這什麼道理呢?

 
打好了鮮奶油,咖啡水已經冷卻了,直接刷塗在排好的手指餅乾上,
切記兩面都要塗,而且最好每一處都要儘可能塗到,
很多人喜歡把整條手指餅乾淨浸到咖啡水裡,但上回試過,
口感會變得濕濕糊糊的,老實說挺噁心的,
如果要用浸的,動作要俐索些敢緊拿出,要不然用塗抹的濕度很剛好,
當然這是個人的主觀感受!

 
處理好最底層的手指餅乾,接著要來塗抹鮮奶油了,
塗了差不多時感覺如果整個甜點只有lady finger加鮮奶油,
吃起來註定是乏味的,所以加了前天做好帶點酸甜口感的桃子果醬,
事後證明這個決定真是太明智了!有時真要follow直覺的~

 
然後重覆手指餅乾塗咖啡水的動作,感覺第二層隨時要倒塌XD

 
最後再抹上一層鮮奶油,然後舖上新鮮草莓切片即可。

 
不過我嫌不夠油亮,於是盛了幾勺桃子果醬的汁液淋在上頭,
噹噹,完成了!先送入冰箱冰鎮一下,決定做為當日晚上的餐後甜點,
誠實來講,這種隨便做亂組合的還真是比堤拉米蘇還好吃?


(2)
 
Hi,
 
其實很簡單,只有打發奶油這部份的工而已。
 
沒想到隨手創意的料理居然這麼讚!!
看起來真的好美味唷!!